<p id="brhrv"></p>
<p id="brhrv"><delect id="brhrv"></delect></p>
<p id="brhrv"><delect id="brhrv"><menuitem id="brhrv"></menuitem></delect></p>

<pre id="brhrv"><p id="brhrv"><delect id="brhrv"></delect></p></pre>
<p id="brhrv"></p>

<pre id="brhrv"><output id="brhrv"></output></pre>

<p id="brhrv"></p>

<p id="brhrv"><output id="brhrv"></output></p>

<pre id="brhrv"><p id="brhrv"></p></pre>
<output id="brhrv"></output>

<p id="brhrv"></p>

<pre id="brhrv"></pre>

<pre id="brhrv"><delect id="brhrv"></delect></pre><pre id="brhrv"><output id="brhrv"><menuitem id="brhrv"></menuitem></output></pre>

<pre id="brhrv"></pre><address id="brhrv"></address>

<pre id="brhrv"></pre>

<noframes id="brhrv"><p id="brhrv"></p>

  • 中國最大的網貸導航、P2P導航平臺。
廣告投放QQ:470656750

沒想到吧,河南鉆石就要統治世界了

2022/8/3    關鍵字:投資,理財,51理財,網貸    來源:原創

  原標題 沒想到吧,河南鉆石就要統治世界了

  來源 浪潮工作室

  經常有人說鉆石是智商稅,但真到結婚那一天,鉆戒依然能躋身婚禮剛需產品的前列。

  “鉆石恒久遠,一顆永流傳”,“一生僅能定制一枚”,鉆石品牌的營銷套路萬變不離其宗,真正能讓年輕情侶們掏出錢包繳械投降的,更可能是世俗的眼光。

  好消息是,鉆石產業正在發生變化。

  有一種鉆石價格只有天然鉆石的三分之一,不是從地里挖出來的,而是實驗室里“種”(合成)出來的,又叫培育鉆石、合成鉆石、人造鉆石。2021年全球培育鉆石產量900萬克拉,光河南一個縣就生產了400萬克拉[1][2]。

  在你還沒意識到的時候,河南人的培育鉆石已經悄悄走向世界。

  繼“假發自由”后,我們的“克拉自由”,可能也要由河南來實現了。

  培育鉆石是假鉆石嗎

  第一次聽說培育鉆石的人通常都有這樣的疑問:這種鉆石跟天然鉆石有什么區別,是假鉆石嗎?

  天然鉆石由單一元素碳組成,是目前地球上已知礦物中最硬的物質,因為超出多數寶石的折射率在毛坯狀態下看起來也會更加閃亮。

  從鉆石的這些化學、物理和光學性質來看,或許你很難相信,在實驗室幾周就能合成的培育鉆石跟至少需要數百萬年才能形成的天然鉆石幾乎找不到任何差異[3][4]。

  如果兩種鉆石經過同樣的切磨加工,普通人肉眼根本分辨不出,需要珠寶鑒定權威機構的專業儀器才能檢測出來[3]。

  培育鉆石在經過切磨加工后,可以達到跟天然鉆石一樣的視覺效果 / pxhere

  絕大多數天然鉆石除了碳元素,都含有一些微量物質,比如讓其呈現黃色的氮,呈現藍色的硼[3],但如今隨著技術的發展,商家也能在實驗里合成黃色、藍色,綠色、粉色等多種顏色的培育鉆石[5]。

  就連鑒定天然鉆石品質的“4C”標準,也能用在培育鉆石身上。

  這一標準由美國寶石研究院(GIA)首創 ,在全球被廣泛使用,從顏色、凈度、切工和克拉重量四個維度對鉆石進行分級,不同級別決定著你買到的這顆鉆石的無色程度、瑕疵程度,視覺效果以及重量[6]。

  目前培育鉆石已經能達到無色的最高等級“D”,而且因為合成過程受到人為控制,凈度可以做到比天然鉆石還好,毛坯往往也更好切割[5]。

  但有一點天然鉆石還暫時占領上風,那就是克拉重量。截至目前經過鑒定的世界最大培育鉆石毛坯為30.18克拉[7],而自然形成的最大鉆石毛坯則是它的100多倍,達到3107克拉[8]。

  在南非的庫里南發現了迄今世界上最大的一顆鉆石毛坯,圖中是切割下來的樣品 / Flicker

  培育鉆石不是假鉆石,但在行業內也不能完全跟“天然鉆石”劃等號。

  在鉆石主要消費地之一的美國,2019年就曾有8家珠寶品牌收到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FTC)的警告信,因其沒能在廣告中明確說明賣的是培育鉆石而非天然鉆石[9]。

  此后按照FTC的規定,品牌售賣培育鉆石都必須標注清楚,不能僅使用“Diamond(代表天然鉆石)”,應該加上必要的前綴,如“laboratory-created(實驗室制造)”、“laboratory-grown(實驗室培育)”[10]。

  在業內培育鉆石還遭到過大規模抵制。很受年輕人喜愛的珠寶品牌潘多拉去年宣布不再使用天然鉆石,改用培育鉆石[11],就引發了天然鉆石委員會、世界鉆石理事會等多家機構的聯名反對[12]。

  珠寶品牌Pandora潘多拉去年宣布,將全面轉向培育鉆石 / wikimedia commons

  盡管存在爭議,但培育鉆石這個產業正在崛起已經成為事實。

  在近幾年天然鉆石產量不斷下滑的同時,2018-2021年,全球培育鉆石的產量從144萬克拉增長到了900萬克拉,實現了連續三年雙位數的增長[13][1][14]。

  這段時期內,控制著全球40%鉆石儲量的戴比爾斯(De Beers)高調進軍培育鉆石市場,還有施華洛世奇、西格內特(Signet)等頭部珠寶品牌入局,甚至路易·威登(LV)也推出培育鉆石首飾系列[15]。

  而河南,更是在短短幾年內,成為了全球培育鉆石的生產大戶。

  河南鉆石,如何崛起

  中國的鉆石資源并不豐富,迄今也僅有湖南、貴州、山東、遼寧一帶發現鉆石原生礦床。本身并不擁有鉆石資源的河南,是如何成為中國“鉆石之都”的呢?

  鉆石屬于金剛石,培育鉆石說白了,也就是人造金剛石。河南的培育鉆石產業便是基于國內人造金剛石行業發展起來的,而這個行業的奠基者之一正是鄭州磨料磨具磨削研究所(三磨所)[16]。

  人造金剛石應用非常廣泛,牙科修復常用的鉆石圓盤就是人造金剛石材質 / 圖蟲創意

  作為一種超硬材料,人造金剛石一直都是重要的工業原料,能夠解決航空航天、國防軍工以及光伏與電子信息等領域里的各種高難材料加工打磨難題,被譽為“工業牙齒”,也是半導體行業的一種新材料。

  上個世紀60年代,為了擺脫對人造金剛石的進口依賴[17],剛成立沒幾年的鄭州三磨所被指派跟其他研究所合作研制六面頂液壓機,一種可以合成人造金剛石的專用設備[16]。

  不到一年半,中國第一臺六面頂壓機誕生,接下來幾年內人造金剛石便初具生產規模[18]。三磨所則借此從普通磨料磨具領域,拓展到了超硬材料和制品領域,為河南奠定了人造金剛石行業的科研地位。

  推動河南人造金剛石產業發展的另一個關鍵節點,發生在1980年代。

  彼時鄭州三磨所一位工程師回到家鄉柘城縣創業,創辦邵園金剛石廠,主要生產金剛石微粉。沒過幾年工廠碰上國企改革改制成私營企業,廠里幾個技術人員便自立門戶,開始了家庭作坊式的生產[19]。

  迎著改革開放的浪潮,柘城縣人造金剛石產業進入發展的黃金期,家庭作坊蛻變為大大小小的企業,到2000年柘城已經成為了“中國金剛石微粉之鄉”[19]。

  2009年之前,柘城都是以金剛石微粉加工為主,沒有專業從事金剛石單晶生產的企業[20]。隨著當地工業園區升級成產業集聚區,一批金剛石項目和企業入駐,漸漸形成了較為完整的人造金剛石產業鏈[19]。

  從1980年代起,不止柘城,鄭州三磨所的技術紅利擴散到了河南各地。如今的人造金剛石龍頭企業,包括許昌的黃河旋風、鄭州的四方達、華晶(豫金剛石)等都跟其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

  河南一家企業的人造金剛石生產車間 / 視覺中國

  雖然在人造金剛石行業深耕了幾十年,但是河南企業大力布局培育鉆石領域,卻是在2016-2018年。

  不同于工業級金剛石單晶,培育鉆石是人造金剛石中顏色、重量和凈度達到一定標準的寶石級大單晶金剛石,主要用于鑲嵌飾品等消費領域。

  自從1985年第一次有企業實現培育鉆石的量產[21],很長一段時間這種鉆石都不被業內認可,直到2016年施華洛世奇推出培育鉆石品牌,兩年后就連鉆石界大佬戴比爾斯也賣起了培育鉆石。

  同一年,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FTC)更是為培育鉆石正名,將其歸類為“鉆石”[22]。此后培育鉆石的消費開始出現明顯增長,2018年之前在全球鉆石銷售額中的占比不到1%,2021年則漲到了5%左右[23]。

  上海的一家國外培育鉆石品牌專賣店,有人正在試戴手鏈 / 視覺中國

  在這樣的背景下,河南人造金剛石企業同步開始轉型,憑借著多年積累的技術經驗和完善的產業鏈,在短時間內就貢獻了全球近一半的培育鉆石產量。

  培育鉆石的合成,主要有高溫高壓法(HPHT)和化學氣相沉積法(CVD)兩類技術路線。國外以CVD法為主,國內以HPHT法為主[23],而這種方法的核心生產設備,正是前面提到的六面頂壓機[24]。

  目前全國在產的六面頂壓機1萬余臺,中晶鉆石、黃河旋風、鄭州華晶、力量鉆石占據主要產能[24]。除了中晶鉆石,其余三家企業都來自河南,可以說是一騎絕塵。

  距離克拉自由,還有多遠

  培育鉆石產業在河南,乃至全球快速崛起,一定程度上的確有利于消費者實現“克拉自由”。

  用化學氣相沉積法合成的1克拉裸鉆成本,從2008年的4000美元下降到了2018年的300-500美元。而力量鉆石高溫高壓法培育的鉆石毛坯成本在2020年,1克拉差不多90元人民幣[23]。

  技術進步推動成本下降,也進一步壓低了零售端的價格。

  2016年,培育鉆石的零售價格還是天然鉆石的80%[25],到2020年這個比例已經降到了35%[14]。

  對比來看,培育鉆石的價格確實更加友好,但做成鉆石飾品的話還遠遠算不上“便宜”。

  就拿一枚鉆戒來說,經過設計、切割、打磨、拋光等一系列加工處理后,1克拉裸鉆的價格就能達到2萬元左右[26]。如果再加上戒托設計、品牌溢價的話,價格只會更高。

  現在用培育鉆石制作的鉆戒,還算不上非常平價 / 圖蟲創意  

  當然如果只是為了結婚消費一次的話,培育鉆石或許算得上性價比很高的“平替”。只是你可能會發現,即便河南生產了全球一半的培育鉆石,目前國內市場上還沒有太多產品可以選擇。

  一方面是因為,這些培育鉆石絕大部分都在經過印度人加工后,流入了美國。長期以來美國就是全球第一大鉆石飾品消費市場,2020年更消費了全球約80%的培育鉆石[27]。

  另一方面培育鉆石產業剛剛在國內興起,目前缺乏成熟的零售品牌,其他大的珠寶品牌包括周大福、豫園珠寶、周生生等近期也才開始布局。

  然而這并不意味著培育鉆石未來一定會占據主流鉆石消費市場。

  最關鍵的問題在于,人們為什么要買培育鉆石。

  如果單純因為價格作為天然鉆石的平替,完全還有更便宜的莫桑石、鋯石可以選擇。天然鉆石之所以價格不菲,一直深受消費者喜愛,很大程度上都離不開70多年前,由戴比爾斯那句廣告語“A diamond is forever(鉆石恒久遠,一顆永流傳)”為鉆石賦予的情感價值,也就是作為愛情的見證[28]。

  幾十年里,戴比爾斯將這種觀念成功植入了全球多個地區。如今在中國,鉆戒依然是婚慶環節中的重要組成部分,婚慶飾品中鉆飾的滲透率也從2005年的31%上升至2017年的47%[29]。

  鉆戒,依然是很多人結婚時必不可少的物品 / 圖蟲創意

  對于珠寶品牌來說,維持天然鉆石的故事是至關重要的。從這一點來看,價格不高不低,甚至可能會越來越低的培育鉆石很可能是無法替代天然鉆石的,試想想有多少人愿意擁有一個“貶值的愛情信物”。

  不過好在除了愛情,如今培育鉆石還有其他的出路。

  2021年,戴比爾斯發布了一份針對5000名美國消費者的調查報告,55%的女性會選擇購買培育鉆石飾品作為送給自己的禮物。與此同時,70%的受訪者表示不會為一顆培育鉆石支付超過1000美元[30]。

  也就是說,珠寶品牌完全有機會通過培育鉆石創造出新的鉆石飾品需求,去吸引經濟獨立的消費者,讓購買鉆石這件事,能夠不再只是關于婚姻和愛情。

  等到這一天,我們離克拉自由,或許就不遠了。

  [1]培育鉆石板塊持續走高 機構:成長性有望復制新能源車. (2022). 第一財經.

  [2]河南柘城年產培育鉆石400萬克拉. (2022). 大河報.

  [3]Is There a Difference Between Natural and Laboratory-Grown Diamonds. (2019). GIA.

  [4]人造鉆石:問答. (2017). GIA.

  [5]Grading Lab-Grown Diamonds: An Introduction to the Four Cs. (2022). International Gem Society.

  [6]4C鉆石品質標準. (2022). GIA.

  [7]Record New Lab Grown Diamond Surpasses 30 carats. (2022). International Gemological Institute.

  [8]Lulo Rose: Largest pink diamond in 300 years found in Angola. (2022). BBC news.

  [9]FTC Sends Warning Letters to Companies Regarding Diamond Ad Disclosures. (2019). Federal Trade Commission.

  [10]GUIDES FOR THE JEWELRY, PRECIOUS METALS, AND PEWTER INDUSTRIES. (2016).  The Office of the Federal Register.

  [11]Pandora says laboratory-made diamonds are forever. (2021). BBC news.

  [12]Natural diamond organisations protest Pandora statement. (2021). Jewellermagazine.

  [13]南財研選丨天然鉆石供給減少、消費需求不減,機構看好培育鉆石前景. (2021). 21世紀經濟報道.

  [14]The Global Diamond Industry 2020–21. (2021).Bain & Company.

  [15]培育鉆石——珠寶業的新征程. (2021). 國金證券

  [16]回顧三磨所的歷史變化. (2013). 中國涂附磨具網.

  [17]我國人造金剛石的誕生與推廣生產. (2013). 中國超硬材料網.

  [18]熱愛可抵歲月漫長 人造金剛石奠基者—王光祖. (2021) .中國超硬材料網.

  [19]小作坊變身大工廠 柘城金剛石產業真“硬”. (2019). 京九晚報.

  [20]柘城“鉆石兄弟”成長記. (2019). 中國超硬材料網.

  [21]Synthetic Diamonds: From Dark Industrials to Bright Gems. (2013). GIA.

  [22]8 Key Changes the FTC Made to the Jewelry Guides. (2018). National Jeweler.

  [23]培育鉆石價格會下跌嗎?——從供需角度出發. (2022). 國金證券.

  [24]傳統主業金剛石高景氣,龍頭享受行業紅利. (2022). 財通證券

  [25] The Global Diamond Industry 2019 . (2019). Bain & Company.

  [26] 培育鉆石行業深度研究:新鉆初生,其道大光. (2022). 東吳證券

  [27] 中國培育鉆制造商:受益于全球 C 端崛起 . (2022). 財通證券.

  [28]The Incredible Story Of How De Beers Created And Lost The Most Powerful Monopoly Ever. (2011). Business insider.

  [29]THE DIAMOND INSIGHT REPORT 2018. (2018). De Beers Group.

  [30]DIAMOND INSIGHT FLASH REPORT#6. (2021). De Beers Group.

特別推薦
廣告位 聯系客服qq:470656750
Copyright   ©   2014-2021  www.aaronwarr.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0205828號-3 郵箱:470656750@qq.com
展開
乱人伦的少妇中文字幕

<p id="brhrv"></p>
<p id="brhrv"><delect id="brhrv"></delect></p>
<p id="brhrv"><delect id="brhrv"><menuitem id="brhrv"></menuitem></delect></p>

<pre id="brhrv"><p id="brhrv"><delect id="brhrv"></delect></p></pre>
<p id="brhrv"></p>

<pre id="brhrv"><output id="brhrv"></output></pre>

<p id="brhrv"></p>

<p id="brhrv"><output id="brhrv"></output></p>

<pre id="brhrv"><p id="brhrv"></p></pre>
<output id="brhrv"></output>

<p id="brhrv"></p>

<pre id="brhrv"></pre>

<pre id="brhrv"><delect id="brhrv"></delect></pre><pre id="brhrv"><output id="brhrv"><menuitem id="brhrv"></menuitem></output></pre>

<pre id="brhrv"></pre><address id="brhrv"></address>

<pre id="brhrv"></pre>

<noframes id="brhrv"><p id="brhrv"></p>